<ins id='fmlzk'></ins>
  1. <i id='fmlzk'></i>

    <code id='fmlzk'><strong id='fmlzk'></strong></code>

  2. <fieldset id='fmlzk'></fieldset>
    <dl id='fmlzk'></dl>
  3. <tr id='fmlzk'><strong id='fmlzk'></strong><small id='fmlzk'></small><button id='fmlzk'></button><li id='fmlzk'><noscript id='fmlzk'><big id='fmlzk'></big><dt id='fmlz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mlzk'><table id='fmlzk'><blockquote id='fmlzk'><tbody id='fmlz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mlzk'></u><kbd id='fmlzk'><kbd id='fmlzk'></kbd></kbd>

      <span id='fmlzk'></span>

      <i id='fmlzk'><div id='fmlzk'><ins id='fmlzk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fmlzk'><em id='fmlzk'></em><td id='fmlzk'><div id='fmlz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mlzk'><big id='fmlzk'><big id='fmlzk'></big><legend id='fmlz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影評達人丨《副警長》影評:PD我懂,SD什麼鬼?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9
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_免费网址大全你们懂的2020_免费污污污软件下载

          美劇看多瞭,就會對警探們大喊XXPD(比如NYPD什麼的)後破門而入的場面分外熟悉。很顯然,PD指的是警察局(Police Department),但在FOX新劇《副警長》中,向我們重點展示的警察局卻被稱為SD(Sheriff Department)——LASD,洛杉磯郡(縣)警察局。令人困惑的是,同一個劇裡也出現瞭LAPD——洛杉磯警察局(洛城警署)。

          同樣是警察局,這倆有分別嗎?美劇中對PD的展現可謂多角度全方位,但SD顯然就過於小透明,偶爾出現一下還被嫌棄又土又蠢。作為美國龐大的警察體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SD表示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          於是LASD高官點名導演大衛·阿耶(《自殺小隊》《訓練日》)制作本劇,其目的就是想讓人們多瞭解一下不太被人們關註和熟悉的SD體系,也算是一個SD宣傳片吧。因此本劇故事雖然算不上新,但有不少細節能讓我們分清這兩個概念,讓我們邊看邊聊。

          LASD的副警長比利·霍利斯特(斯蒂芬·多爾夫,《真探》第三季裡的Roland)出生警察世傢,身為加州警察卻心系得州牛仔,是追捕黑幫、人販子的一把好手。他有自己為人處事的原則,不唯命是從,不肯成為權力的幫兇,有底氣拍著胸脯說一分黑錢也沒收過。

          就是這麼一個視權力為糞土的人,本來因為保護移民抗拒上級命令差點兒丟飯碗,卻因為警長的突然離世成為洛杉磯郡的代理警長,唯一的原因居然是因為工齡最長。糊裡糊塗地在一個犯罪現場宣誓任職後的第一件事,就是炒掉給他穿小鞋的原上級。

          作為連《權力的遊戲》第一季都沒看完的鋼鐵直男,這位自由奔放、喜歡單槍匹馬的西部硬漢被強行套入“官僚”人設,配瞭一個看起來未成年的司機兼私人安全員畢肖副警長(貝克斯·泰勒-克勞斯,演過《謀殺》第三季裡令人心碎的Bullet)。這個曾經在五角大樓工作卻為愛走天涯的精英給他提供瞭一系列“為官須知”——用嚇人的方式。

          在警局執法變得小心翼翼的今天,他執行的依然是那套“可去你的吧”規則。穿制服坐辦公桌開會批文件?做夢!勞資就要親自下場拿槍突突,騎馬突突、伏擊突突、坐直升機突突,反正就是要突突。懟記者、懟FBI寸步不讓,執法時更是“別磨嘰,就是幹”,經常“私法”伺候兇犯。再加上面對的都是黑幫及亡命之徒,以至於每集都有槍戰和亡命追擊場面。

          霍利斯特警長執法手段非常強硬老派,但想法卻多元而包容,在一出場時就奠定瞭政治基調——美國人都是移民。而大洛杉磯地區的一切更和移民息息相關、不可分割。既然這裡的執法者一百多年前就開始為移民服務,那今天也不應該忘記初心——不愧是宣傳片,政治非常正確。

          看到這裡,大傢可能有點兒疑惑,主人公霍利斯特既然已經是警長(Sheriff)瞭,為什麼劇名卻叫《副警長(Deputy )》呢。而且隻要看過一集,大傢就會發現裡面出現的警察基本上每個人都被稱為Deputy,一個警察局哪有那麼多副警長?大傢都是領導不用幹活嗎?好,接下來進入看劇科普時間。

          首先我們來簡單認識一下美國的警察體系。和美國的行政體系一樣,警察體系也沒有一個統一管理的部門,而是各司其職,互不買賬但要互相支援。大致分為聯邦、州、縣(包含鎮)和城市警察四大類。除聯邦警察外,後三類與聯邦政府沒有上下屬關系,直接由地方政府領導,而就算地方上的管理權也不相同,各有各的體系,各有各的部門,看起來特別亂糟糟的,卻又要共同履行警察職責,那怎麼辦呢?他們采取瞭分治+合作的策略。

          簡單粗暴地說,那就是美國的郡縣(County)裡面有很多城市(City),地理上包含(有些城市甚至是跨郡縣的),但行政上卻不隸屬。相對於州所管轄的郡縣行政制度,城市是獨立自治的行政體系,有自己的警察局PD,不包含在城市內的那些地區比如鄉啊鎮啊郊區啊什麼的,就和縣警簽訂治安合同。比如大洛杉磯地區,整體為洛杉磯郡(縣),洛杉磯市本身有自己的LAPD,其他地區的治安就要由LASD負責。

          我們所熟悉的PD(Police Department)就是指城市警察,受城市行政機構管轄,在城市裡執法,維護社會治安和秩序,向民眾提供服務。在采取市長獨任制的城市裡,由市長負責,議會制的城市則有專門的警察委員會。城市警察是美國最為龐大的警察機構,全美有1萬多個PD,其專職警察占全美專職警察的四分之三。PD中的警察高層(局長等)通常是由政府任命的。

          這就和SD(Sheriff Department)完全不同。SD的長官被稱為警長(Sheriff),也可以叫治安官。SD指郡縣(包含鎮)警察局(有些縣沒有警局,隻有治安官辦公室),負責維護整個郡縣的治安和執法。機構數量比PD少很多,全美大概有三千多個,雖然人數少規模小,但他們管轄地域很大,那些偏遠的犄角旮旯都要管。

          SD的警長(Sheriff)由民選產生,各州的法律對警長的任期和產生辦法都有不同的規定。這在劇中有介紹,前警長去世後,因為未到選舉期,隻能按州法律先推出一個代理警長幹到下一次選舉到來前。至於這個代理警長的任命條件每個郡縣也不同,洛杉磯郡就是非常搞笑的“誰在局裡幹的時間長誰上”。

          作為民選的警長(Sheriff),一般由當地的有權威者擔任,大多數並非警察出身,這也就造成瞭本劇中被一再嫌棄的警局“官僚化”局面。他們不參與實際執法,平時開開會、商量商量預算、談談和其他機構合作的問題等等。

          美國縣一級的行政機構並不大,所以日常被聯邦、州、市嫌棄,聯合辦案時也會被邊緣化。看起來沒啥用的亞子,但其實警長(Sheriff)比其他地方政府官員有更高的自主權,集刑事司法系統職能為一身,甚至在法庭上發揮作用。在本劇中我們也可以看到霍利斯特警長要簽很多文件包括搜查令(PD一般是由法官簽),甚至在某些方面起到瞭市長在PD中的作用。

          警長(Sheriff)負責坐辦公室搞行政,那麼真正的執法者是誰呢?就是劇名中的“Deputy”啦,全稱是Deputy Sheriffs,直譯確實是副警長,但實際上他們是基層警員,在一線幹活那種。雖然各自的工作內容不同,但都叫Deputy。

          劇中LASD真正的二把手被稱為警長行政助理(Under Sheriff),也就是劇中經常越俎代庖搞小動作的傑瑞,也是不用實際執法的官僚。

          之所以警員們被冠以Deputy之名,是因為他們是由警長(Sheriff)授權(deputize)行使警察和治安權力的人。一句話總結——警長讓我們替他幹的。他們的警車和防彈衣都與PD不同,上面印的不是Police而是Sheriff,這正說明他們的一切權力來源於警長。

          而且縣警是個大雜燴,啥都要管,除瞭刑警、巡警等和PD類似的職能外,法警和獄警都歸警長管,所以劇中霍利斯特警長可以在法庭上公然向法官叫板——“法警不會趕我走的,他是我手下”。

          我們回過頭來看劇名,就能理解其中的含義瞭。其實它想塑造的並不是某個單一人物,而是縣警這個大團隊,雖然他們分工不同,但都被稱為Deputy,活躍在執法第一線——日常巡邏、抓捕犯人、追擊逃犯、看守監獄和其他警察機構密切配合等等。

          本劇通過完整的執法鏈和各種細節來展現LASD的工作,既有和彪悍兇犯之間火花四射的對抗,又有基層和高層的矛盾碰撞,以及其他警察機構對SD的輕視,充分展現出郡縣警察執法的不易。整體節奏快,多線齊進,除瞭凸顯新代理警長的內憂外患之外,還用瞭好幾條支線來全方位展現警員們的工作和生活,甚至是犧牲。

          另一方面,作為一個從Deputy不小心升至Sheriff的人,霍利斯特深知在官僚體系下,基層有多難展拳腳和無奈。他雖身為Sheriff,卻還是以一顆Deputy的心在為自己轄區內的人們辦實事,同時借由這從天而降的短暫權力,對整個僵化的LASD進行改革。

          這也許就是劇名的良苦用心——雖然說瞭算的是那些大人物,但實際上發揮作用、維持一方安定的,是這些無名的、普通的、被透明化的基層警員。

          Deputy的執法權來自於Sheriff,而Sheriff的權力來自於人民。SD之所以存在,並不是因為Sheriff,而是那些各盡其責的Deputy們,而他們要守護的也不是什麼官僚,而是人民。雖然被稱為“副警長”,他們幹得卻是最基層最苦最累的工作。他們也許不像城市警察那樣光鮮,但他們也是整個警察體系中不可缺少的一環。

          就像霍利斯特的父親告訴他的那樣:“這份工作沒有勝利可言,隻是永不停息的鬥爭。如果醒來還有撥亂反正的機會,那你就是幸運的——有瞭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機會。”